Team Solo

TEAM SOLO

 

儀器飛行階段訓練項目,除了儀器飛行之外,還有10次的Team Solo X-countryTeam SoloPPL考試前的solo不同,因為我們擁有屬於自己的PPL,已經不再是飛教官的執照了,所以整趟飛行任務都要自己負責,教官也不會在飛機上。Team Solo通常是兩人一組,一去一回,飛行時間各兩小時,前一天晚上做好飛行計畫,隔天早上與教官簡報,包括天氣資料、飛行計畫、航管程序等。在我們這個階段,已經有能力獨自飛出去,教官只是確認天氣狀況符合IFTA的安全規定就可以簽我們出去。

 

 

 

Team Solo 1 & 2:

機場: Stockton & Modesto

這兩個機場都是在San Joaquin峽谷裡面,往北飛大約1.5小時就可以抵達,平原地形,天氣狀況大致上良好,機場飛機流量不多,對我們來說比較容易。

 

Stockton

 

Modesto

 

Team Solo 3

機場: Victorville

離開San Joaquin峽谷,往南飛到Mojave沙漠,途中要經過9000呎的高山,位在沙漠中的一個機場。這個機場特別的地方是停放了很多客機,這些客機感覺是已經被淘汰的,但好像聽說是因為航空公司買太多飛機用不到這麼多,所以把一些舊的飛機暫時停放在這個機場。除此之外,這裡也是一個美軍空軍基地,在我們到訪的那天,也看到C-17運輸機正在練習起飛降落。Victorville這裡一望無際都是黃土土的沙漠地形,真的什麼都沒有,讓人見識到沙漠的荒蕪。

 

 

 

 

 

然而就在我們要離開這個機場的時候,卻發生了問題。飛機沒辦法順利發動,嘗試了幾次之後,猜想電池可能已經耗盡,無法啟動引擎。~糟糕~,該不會今天要留在這個地方回不去了吧!原本我是想詢問機場是否提供電源車?這樣就可以外接電源,順利啟動引擎。不過IFTA的規定是要我們馬上通知學校這個狀況,讓他們馬上派一架飛機與維修人員過來解決問題,由於我們並不是專業維修人員,基於安全上的考量,我們必須在Victorville機場等待,大約1小時的飛行時間,教官載著一位維修人員抵達,在這個大熱天之下,真是辛苦他們了!

 

果然跟我們之前猜想的一樣,電池在我們嘗試發動幾次之後耗盡了。維修大哥馬上去尋找電源車,由於這邊很少有飛機需要地面電源車這種東西,還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最後,在充滿電之下總算是順利發動了,兩架飛機才依序返回Bakersfield機場。

 

Team Solo 4

機場:Chico

位於Sacramento西北方70浬的一個機場。這是我們飛過最遠的一次,從BakersfieldChico將近300(550公里),幾乎是從San Joaquin最南邊飛到最北邊,途中會經過Sacramento國際機場。單趟飛行時間2個小時,來回4小時,是一趟很累的飛行。

 

 

Team Solo目的是累積我們的飛行時數、飛行經驗,經過了這幾次飛行之後,所有的飛行程序、航管通訊都已經相當熟練,慢慢的,已經可以去感受目視飛行的樂趣。氣流穩定的時候,只要把飛機trim好,剩下的就是悠閒地從8000呎的高空欣賞地表的一景一物。

 

飛行訓練再怎麼辛苦、怎麼累,可是只要上了天空,看到那遼闊的、一望無際的地平線,頓時!心也跟著開闊了起來,所有的煩惱都拋諸在身後了。不管是飛越高山、沙漠、湖泊還是機場,看到的景象是那麼的真實,不再只是國家地理雜誌上的照片,或者google earth的虛擬衛星照片。身例其境的當下會有不同的感動,而這就是飛行帶給我的樂趣之一。

 

  

儀器飛行

終於,通過了PPL考試,辛苦地完成第一階段訓練,我們也擁有屬於自己的飛行執照,接下來則是儀器飛行的訓練。儀器飛行不同於目視飛行,所擁有的視野範圍從廣闊無邊的天際,縮小僅剩下駕駛艙內的儀表。我們第二階段儀器飛行的訓練,就是能把視線從外面真實世界移到飛機駕駛艙的儀表,繼續如往常一樣的飛行。

整個訓練過程中,我們僅能從儀表上得知飛機的姿態、高度、速度等;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的進場程序、航管對話、FAA法規要學習。剛開始的轉換會有些不適應,因為儀器飛行時需要更多精神專注在於掃描各個儀表的數據,來回不斷的掃描讓眼睛的負擔變重,而且要一直不斷地修正飛機的姿態。剛開始最常犯的錯誤就是緊盯著一個儀表太久,忽略其他儀表的資訊,讓飛機失去控制,訓練的重點就在於─如何快速的掃描儀表。

只要天空上有雲,目視飛行的飛機就不能穿越雲層,而儀器飛行的飛機才能穿雲,不過前提是飛行過程中都要接受航管人員的管制,也就是倚賴著航管人員的雷達,取代駕駛員的眼睛,才能在不知身在何處的雲中,避開其他飛機。所以航空公司的飛行員都要有儀器飛行的能力,幾乎整個飛行過程都是倚賴儀器,直到最後降落的階段才會變成目視飛行。

飛進入雲層的情況,由於人的錯覺往往不能保持機翼與地表平行,更無法維持飛機姿態與地面平行的飛行,造成空間迷象。身體的感覺與儀器顯示不同,一般人會傾向於相信身體的感覺,但飛行員則一定要百分之百相信儀器。

我們的訓練並沒有真正進入雲層裡,而是戴著hoodhood是一個讓飛行員只能看到儀表卻看不到駕駛艙外面的工具,外形就是一個半圓形的蓋子。由於只是模擬儀器飛行的狀態,訓練的過程整架飛機還是目視飛行,所以坐在旁邊的教官,也是整架飛機的safety pilot,要負責監看空中的交通,避免與其他飛機相撞。

期待未來有一天,可以真正穿越雲層,飛在無窮無盡的雲海之上,欣賞遠方初昇的太陽反射出萬丈光芒,或是如夢幻般的極光,灑在滿天星辰的畫布上,那種天堂般的感覺,已經不再是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