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一樣的角度看孩子

 

「愛打電動的孩子,並非不乖的小孩,

他們只是為了將來工作所需的技能而練習。」

傑森‧華勒斯

————————前言————————

湯姆熊2

廿年前,華勒斯和其他男孩一樣,在紅白機(任天堂)、湯姆熊的陪伴之下長大,讓他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可以一整天盡情地玩遍所有的電玩,尤其是賽車遊戲。「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並沒有Wii、XBOX、PS3這麼高級的遊戲機,」華勒斯說,「任天堂、掌上型遊樂器已經是我最好的電動玩具了,8位元的經典人物像是馬莉歐兄弟、小精靈等,都是我童年回憶的一部分。」

紅白機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電腦運算的速度提升,電動玩具已經從任天堂變成更高級的電腦遊戲、Wii、iPad,玩樂的方法相同,只是把搖桿手把變成鍵盤滑鼠、無線搖桿或是直接手指點擊,而螢幕的解析度更高、音效的聲光效果更棒、臨場感更真實。「愛打電動的孩子,並非不乖的小孩,」華勒斯說,「他們只是為了將來工作所需的技能而練習。」小時候常聽說,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如今專家則說:「玩電玩的小孩不會變笨。」研究顯示,玩電玩的小孩在專注力、認知力、學習力、手眼協調及一心多用的技巧,都比不玩電玩的小孩來得優異。

 

不管是廿年前的紅白機─馬莉歐兄弟、街機遊戲─快打旋風、電腦遊戲─暗黑破壞神,還是現在的iPad─憤怒鳥都是以過關為目標。小孩子在玩樂的過程中,不只是聲光效果而已,最重要的是闖關過程中,一定會有掉入陷阱、被魔王追殺而卡關的這種失敗挫折感,不過經過不斷嘗試練習、修正技巧後,最終過關所獲得的成就感,是讓人無法自拔的原因,也是孩子們學習人生道理的第一步。

超級馬力

不同的電玩遊戲給孩子們不同的學習課程,例如馬莉歐兄弟,告訴孩子們:「失敗乃人生常事」,千萬不要輕易放棄,努力不懈不斷嘗試,總有一天一定會成功;或是快打旋風(劍魂、鐵拳)等街機遊戲,告訴孩子們招式相剋的道理,面對強敵時並不需要與他直接對決,利用四兩撥千斤的原理反而更有效果,輕輕一撥就能抵擋住對手的重傷害,人生很多時候就是這樣,遇到衝突時,「以柔克剛」往往是最有效的。

快打旋風

又或是賽車,是華勒斯最喜歡的電玩遊戲。「賽車遊戲給我的訓練,就是手眼協調,精準預測及柔和操控。」他回想起,「賽車和飛行的操控很類似,主要是在於手眼協調的能力。」賽車有方向盤與油門踏板,控制前進方向與速度;飛行也是一樣,有操縱桿與油門推桿,控制飛行路徑與速度,除了左右偏轉之外,還多了一個爬升、下降的動作。因為賽車遊戲比的是速度,窗外景色瞬間一下子就不見了,所以反應力很重要,為了增加困難度賽道有轉彎,所以並不是一路狂飆就好,尤其是過彎時,有時候需要稍微慢一點,才能以最高速度與最佳角度進彎,搶得最短路徑,比起橫衝直撞後,速度歸零重新再加速的開法還要快,「所以有時候需要稍微慢一點、退一步,才是最完美的結局。」他說,「這點跟飛行很類似,永遠都不要急躁,一步一步慢慢來按部就班的結果,比盲目地向前直衝後,才發覺自己做錯了,又要再重來一遍的好。」

賽車

在華勒斯童年的賽車遊戲中,除了帶給他手眼協調的能力外,「慢工出細活、欲速則不達。」這句至古名言,也是他在電玩遊戲中學到最深奧的箇中道理。不管是賽車、飛行或人生都是一樣,「學習慢一點並不代表失敗,而是為了要給自己更充足的時間與能力去迎接挑戰,」華勒斯比喻,「法國最好的酒,一定要老。好的火腿,也一定是陳。上等的乳酪,要靠時間慢慢發酵。」因為精緻的東西需要時間沉澱與累積,快速的東西,無法累積,只能求量,不能求質,很多東西都無法快速成熟,「飛行員的養成也是需要用時間慢慢累積經驗、增加知識,」他說,「才能在面對危機時,充滿自信且從容不迫地解決問題。」

 

又或是線上遊戲,如暗黑破壞神,裡面不同的職業角色,都有其獨一無二的技能樹與樣貌,共同的目標就是打怪物獲得經驗值進而升級,學習技能。「從角色的選擇到技能點數的支配,」華勒斯說,「就可以反應出每個人不同的個性。」有些人喜歡當“野蠻人”在前線當肉盾,直接拿刀劍砍怪物;有些人喜歡當“魔法師”或“亞馬遜”待在後方安全區域,施放魔法或弓箭殺死怪物;有些人喜歡當“德魯依”或是“死靈法師”招喚大自然的野獸或是骷髏大軍來幫忙作戰,或是當“聖騎士”利用自己的靈氣或狂熱來增強隊友的防禦與力量。

druid

druid1不論什麼職業角色,技能分配的點數都是一定,最高等級只有99點,是無法學會所有的技能。所以一開始決定技能的方向是很重要的,因為點錯了就無法回頭。「在做出決定之前,一定要先知道哪個技能必點、哪個技能不要點?」他說,「才不會浪費點數,並依照自己的喜好,得到一個適合的玩家角色,這跟我們考大學、找工作的過程是一模一樣。」從小學、國中一直到高中,所有人的學習科目都是相同的,直到考大學時,才分為文組與理組、醫組,上了大學後,依照不同的科系,所學的專業課程也不相同,畢業之後從事不同的工作領域,專業的程度又更細分了。

「我們窮極一生都不可能學會所有的知識,」華勒斯坦承,「人生就像是電玩遊戲裡的角色一樣,是不可能樣樣精通的,專業與分工是現今社會的趨勢。」人生應及早認識自己,發現興趣所在,全力朝專業邁進,如果可以把興趣當作是一份工作,那麼不管是在學習的路上或是工作時會更加得心應手。從小對飛行有興趣的華勒斯,專精在學習英文與數學上,而國文(文言文)、化學、物裡的電子學則是他最弱的一環,因此他選擇了不需要懂文言文與化學的飛行工作,成為他的專業。

 

此外,擅長於不同的電玩遊戲的人有不同的天生條件與適合職業,他歸納如下:

電玩遊戲

天生條件

未來適合職業

賽車

手眼協調、精準預測、

柔和操控

飛機、火車、公車駕駛

射擊-SF, CS

反應、滑鼠操縱穩定、眼力

外科醫師、精密儀器設計師

跳舞機、樂器、

音樂遊戲

節奏感、體力、

手腳靈活、手眼協調

舞者、樂手

格鬥天王-快打旋風、劍魂、鐵拳

記憶力、反應、

手指技巧、招式相刻

電腦程式,網路管理

即時戰略-星海爭霸、世紀帝國

兵種相剋、知己知彼、

戰略管理

航管員、戰略家

籃球機、

棒球九宮格

穩定性、體力、

肌耐力、投球技巧

籃球、棒球員、運動員

 

————————前言有點長之本文開始————————

 

模擬機,就是一台大型且昂貴的電動玩具。

simulator3

2006年,傑森‧華勒斯第一次踏進波音七四七模擬機駕駛艙裡,在他眼前有超過幾百個開關、按鈕,1:1比例的操縱桿、油門推桿,彷彿是置身在夢想中的飛機駕駛艙裡,讓他的雙腳也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

 

第一次飛模擬機的興奮之情,是難以言喻的,在那之前,華勒斯得先通過初試、筆試、中英文面試的關卡,才能進入模擬機評估測試,為此他還特地買了一套模擬飛行軟體,考試前在家努力的練習。「模擬飛行軟體跟實際的模擬機感覺,實在相差太大。」華勒斯解釋,「因為自己家裡的電腦是固定不會動的,所以不管模擬的再怎麼逼真,都少了一點真實感。」

 

simulator最高等級的全功能模擬機,是由六支液壓軸支撐起來的運動平台,上面裝上擬真的駕駛艙與全方位投射的視覺系統組成的模擬座艙,藉由電腦控制三個軸線的運動與旋轉,模擬出一個真實的自由物體在空間的運動狀況。三種旋轉分別是俯仰、滾轉與偏轉;而三種線性運動分別是上下起伏、左右橫移以及向前加速或減速。

 

開始模擬後,不管裡面的飛行姿態為何?模擬機都不會移動,六支液壓軸緊緊的黏在地上,靠的是電腦虛擬的動作姿態,利用液壓桿的伸縮長度不同,造成不同的姿態,加上把地心引力的力量模擬為飛機加速、減速的感覺,來欺騙眼睛與身體,讓人有一種向前或向後、上下左右移動的假象。「眼見不一定為憑,」華勒斯說,「人的眼睛雖然是靈魂之窗,但也是最容易被欺騙的感官。」進入模擬機以後,人處於一個密閉的空間,因為看不見外面的景物,所以無法判斷相對位置。而眼睛看到的其實是電腦投射出來的虛擬假像,加上聲光效果與動態模擬,很容易被自己的眼睛欺騙,以為是真的,卻不是真的。

simulator2

「真實飛機與模擬機的不同之處,在於手感。」華勒斯說。傳統的七四七飛機的飛行控制是以鋼纜傳遞訊號,也就是在操縱桿與飛行控制面之間有鋼纜連結,當操縱桿轉動時,帶動鋼纜連結到液壓伺服器,然後再透過液壓系統驅動飛行控制面。然而模擬機卻沒有這些鋼纜,僅以電線將訊號送到電腦,再由電腦計算後傳回螢幕與液壓頂桿,讓飛行員有轉彎的感覺。「經過廿年的使用,飛機上的鋼纜與輪軸變得老舊,所以在傳遞訊號時也有一些誤差,會有一點卡卡的感覺」他解釋,「然而電子訊號可沒有這樣的問題,操縱桿則會變得比較敏感,所以會感覺手感有些微的不同。」

 

在模擬機裡考核官會設定非常多的狀況,來測試機師的抗壓力及觀察他們在壓力之下的表現,並且讓他們有機會實際練習所有的緊急應變程序,例如發動機失效、起落架故障、液壓或電器系統故障、儀表失常、亂流風切、低能見度進場、艙壓失控、迎面而來的飛機、緊急放棄起飛、重飛以及其他無數問題。這些考驗都是以防萬一,真實飛行生活並不一定會發生,但是每隔幾個月就要重複訓練一次。

 

每三個月一次的模擬機訓練與檢定是每位機師最重要的考試,大部分的機師都不太喜歡它。「剛進公司時,第一次進入模擬機的心情超興奮,覺得幸運可以玩到幾千萬美金超大型的電動玩具,」華勒斯說,「後來漸漸地發現不是那麼回事,當一個玩具悠關你的考試執照的時候,就不覺得它那麼好玩了。」尤其是模擬機檢定,考核的標準非常嚴格,幾乎沒有可以犯錯的空間,因為只要一個疏忽,犯了嚴重的錯誤,就會被當掉,不僅悠關未來晉升機長的順序,最嚴重的是還要再重新做一次模擬機訓練、檢定與航路檢定,所有的壓力又重新再來過。「幾乎很少有行業像我們一樣,需要常常考試。」他坦承,「考試一來,壓力就大;壓力一大,心情就緊張;心情一緊張,表現就不好;表現不好,就容易犯錯。」在這樣無限循環的壓力之下,華勒斯總是感覺綁手綁腳,無法放鬆心情去面對,漸漸的他也不再喜歡飛模擬機了,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回想起小時候玩賽車電玩的心情。

 

「模擬機,不就是一台大型且昂貴的電動玩具嗎?」他睜大眼睛說,「如果把飛模擬機當作是賽車遊戲,盡情的享樂其中,這不就是我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嗎?」小時候的華勒斯玩賽車遊戲,在無數次的撞牆、翻車後,總算可以掌握操控賽車的技巧,他領悟了在追求速度的同時,也要避免橫衝直撞的開法,同時回憶起以前為了排隊玩一次賽車,必須要等待好幾輪才行。「我突然間想通了好多事情,」華勒斯激動的說,「在模擬機裡的所有考核,都是我們平常不會遇到的緊急程序,每三個月才能練習到一次,所以不可能每次都能做到一百分的完美狀態。」

 

玩賽車遊戲時,撞牆翻車是家常便飯,就像是在模擬機訓練時一定會犯錯,是一樣的道理,這是一個最好的從錯誤中學習的機會,比起真實飛行生活時犯錯要來的好得多;在追求速度的同時,也要避免橫衝直撞,就像是在模擬機裡,遇到任何的緊急危險時,也要避免急躁慌張,做什麼決定或處置都要冷靜想清楚後再執行;為了玩一次賽車得排好幾輪才能玩到,就像是每三個月公司會主動安排所有機師,去練習緊急救命的程序,而不是去“考試”。「即使我一輩子都遇不到這些緊急程序,但還是要向考官展現出我的信心與能力。」華勒斯繼續說,「先不去要有考試的標準有多嚴格、犯錯後會被當掉的負面想法,只把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做好、盡情享樂其中後,我發現飛模擬機時,就像玩賽車電玩時一樣快樂!」

 

小時候的賽車遊戲,帶給華勒斯的只是追求速度的刺激感或是競賽奪冠的成就感,卻沒想到在無意之間練就了他手眼協調的能力,特別學習降落的技巧。「記得我在美國學飛時,第一次降落快要接觸跑道時,教官教我把眼光拉到跑道的最遠處,」華勒斯回憶,「這樣我才能在平飄的瞬間,看到地面與飛機姿態的角度,進而調整手上操縱桿的力量,減緩飛機的下降率,使主輪輕觸地面。」這是一個非常需要手眼協調的動作,就像在賽車遊戲轉彎時,手握方向盤在狹窄的賽道上,在一瞬間以最快速度與最佳角度進入彎道,是一樣的道理。其次是柔和操作,「尤其是載著幾百人的飛機,所有的動作都需要柔和且精準,」他說,「如果太魯莽的話,坐在最後一排的乘客會感受非常不舒服。」就像是賽車遊戲中,越柔和的轉動方向盤,越容易控制車子,不易打滑或飄移。

 

廿年前的聯考制度,讓所有學生陷入了考試得高分,讀明星學校,當醫生、律師高收入工作的迷思,孩子們愛打電動玩具成為一個令所有家長頭痛的問題。廿年後,當年愛玩賽車遊戲的華勒斯卻選擇了跟一般人不一樣的人生道路,他從小立志要當火車司機、飛行員,一步一步堅持到底,最終完成他的夢想。「電玩遊戲不只陪我度過童年時光,」華勒斯說,「也讓我學習許多人生道理,最重要的是讓我提前為飛行工作所需的技巧而練習,都是我意想不到的結果。」

 

「愛玩電動的孩子本質並不壞,」他說,「只要能夠分得清楚現實與虛擬世界的分別,懂得節制、不要過分沉迷,相信學習力、專注力一定會比不玩電動的孩子要優異。」

 

 

後記:

 

「用不一樣的角度看孩子」一文是有一次我看到緯來電視台轉播的電子競技比賽轉播時,突然想到的靈感。很難想像現在的小孩可以把“打電玩比賽”當作職業,後來仔細回想,我自己好像也是這樣在電玩遊戲的陪伴下成長,電玩給我的影響極為深遠,特別是一些人生道理。於是我把自己的電玩回憶寫成傑森‧華勒斯的故事,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不同的想法,雖然這是一篇飛行元素比較少的文章,不過卻是描述我如何成為飛行員最重要的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