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夢想的最後一塊拼圖

 

「趁年輕時,到短程機隊練習飛行技術和累積機長經驗,」傑森‧華勒斯回憶說,「之後再回到長程機隊才能體會苦盡甘來、倒吃甘蔗的感覺。」

 

這是華勒斯在機長升訓時,有一位資深機長告訴他的事。

4818007

————————————————————————————————

 

機隊轉換的想法

2014年到A321機隊轉訓後,因為公司機隊擴張的速度比人力訓練快,機長還來不及完訓,新的飛機就交機,人力嚴重的不足。「我們一直面對非常緊湊的班表,」華勒斯說,「曾經有一個月的時間,我的飛時超過九十小時,休假天數只有七天。」班表太累導致生活沒有品質,每天下班回家後都累到倒頭就睡,更不用說照顧家庭生活了。

 

原本以為轉換短程機隊後可以每天回家,陪伴小孩成長、共享天倫之樂,但是這個天真的想法在華勒斯轉訓後的第一年就破滅。「我們的班表通常是一次三到四天的飛行任務,接著休一到兩天。」他說,「這樣的排班理想上來說應該是月休10-12天,上班日期約18-20天。」因為人力不足的問題,造成至少每個月都只能休9-10天,有時甚至更少,這對於短程機隊的機師們而言,真的是苦不堪言。

schedule

休假時間不足,導致最嚴重的問題就是「疲勞」管理。飛行工作的壓力比一般工作來的大,特別是在面臨惡劣天氣的時候,前一趟飛行還沒消化完,又要面對下一趟飛行挑戰。也因此疲勞會一直累積,不只身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疲勞。其中,最難察覺的是慢性疲勞,因為工作緊張與壓力過大,以及長期生活作息不正常等有關,「記憶力受損、注意力不集中、一直感覺疲憊、有睡眠障礙,」他說,「尤其是睡眠障礙,不知何時開始,我無法一覺睡到天亮,中間會一直做夢,然後醒來。」醒來後卻發現身體好累,甚至會有無力感。

 

機隊規模急速擴張,不只有A321機隊,還有B777與B787機隊,也因此讓華勒斯內心的想法改變。「如果我一直待在短程機隊,也許就無法逼迫自己繼續進步,」他說,「現在有機會轉換到長程機隊,應該要好好珍惜與把握,同時也能改善飛行生活。」B777機隊的班表是讓人稱羨的完美班表,一個月內絕大部分都是長班,偶爾會有短班,但飛時與休假都比A321機隊多,華勒斯花了時間與家人溝通後,再向公司提出轉換機隊的申請。

4562295

機隊轉換的過程

機隊轉訓是每個機師最不想做的事,不管你之前的飛行經歷與機隊職務,機隊轉訓就是「從零開始」。從最基本的飛行程序、飛機系統知識,到飛機操控技巧與緊急應變程序,都是機師要在短時間內必須學習且做到的。「模擬機的課程非常緊湊,」他說,「在每一堂模擬機訓練之前,我都會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最好的準備。」華勒斯回憶起在機長升訓時的感覺,每天都很辛苦學習,可是在短時間內成長進步神速卻很有成就感。

 

「自動駕駛系統的知識在模擬機課程非常重要,」他說,「當我開始看B777飛機系統手冊之後,我才發現我都還記得波音的自動駕駛系統。」即使經過三年空中巴士的飛行後,他腦海裏的記憶深處還有波音飛機的知識。B777飛機設計又比B747飛機先進,絕大部分都是電腦自行處理與管理,機師的工作負擔變得更加輕鬆,只要監督即可,因此,華勒斯的轉訓過程都非常順利。

 

B777的操控技巧綜合了A321與B747的優點,第一是線傳操控(類似A321),飛行員不需要做蠻力輸出,只需要非常細膩與柔和的操作,所有的修正都是一點點,飛機的姿態就會改變。第二是飛機非常穩重(類似B747),在氣流不好或是強陣風的時候,飛機比較不會受風影響,也因此修正也是一點點。「在風平浪靜的時候,幾乎不需要做太多修正,」華勒斯解釋,「即使是強陣風時,也只需要很少的修正,飛機都會保持在安全的下滑道上。」總而言之,相較於其他飛機而言,B777飛機的操作只需要細膩且微妙的修正。

 

「側風落地是完全不同於以前的訓練,」華勒斯說,「在B747與A321的訓練方式面對側風落地是採用蟹行進場,等到開始平漂階段再“同時”將機頭方向對正跑道方向。」而轉換到B777機隊後,教官教導華勒斯側風落地的技巧在平漂時先不要踩方向舵將機頭對正跑道方向,而是先「專心」平漂,等到飛機的下降率減小後,主輪即將觸地的時候再修正機頭方向。

 

“Touchdown in Crab”是側風落地全新的概念與飛行技巧,這個改變最大的挑戰是要克服恐懼,因為飛行員在最後平漂階段看到跑道方向不同,總是會下意識的去踩方向舵修正。華勒斯在模擬機裡嘗試過無數次的失敗後,才學習到如何克服恐懼,抓到將飛機修正回來的時機。「即使沒有踩正方向,但是如果有正常的平漂,飛機下降率減小,主輪維持一個角度觸地也不會造成飛機翻覆。」華勒斯解釋道,「這和以往的訓練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也讓我飛行技術又更進一步。」

 

航路訓練是機隊轉訓最後一個階段,華勒斯在教學機長的監督下,駕駛實機搭載乘客前往目的地。「剛開始的前幾趟飛行,我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他回憶,「與模擬機的訓練不同,因為後面載著兩三百名乘客與組員,他們的生命都依賴我的肩上。」除了飛行手感外,他也必須要儘快熟悉無線電通訊的操作、越洋通訊的程序、不同機場的進場方式。「有些機場是我以前就去過的,」華勒斯說,「例如倫敦、紐約,有些則是全新的經驗,例如巴黎、休士頓。」不管有沒有飛過,華勒斯在飛行之前一定會熟讀航圖所有的資訊,並在心裡預做冥想飛行的練習,如此一來,在忙碌的進場階段與緊湊的航管通訊壓力下,還能保持冷靜思考,按部就班地執行飛行程序,在安全無虞且不違規的狀況下,將飛機平安降落。「不管在什麼階段,只有充分準備好,才能面對各項挑戰,讓飛行任務順利完成。」他說。

 

苦盡甘來的滋味

飛行和所有工作一樣,就是要一步一步累積經驗,慢慢成長進步後,才能讓自己擔任更好的職位。「我很慶幸自己不是一開始就飛到B777,」華勒斯坦承,「因為班表的關係,長程機隊的副機師能拿到落地的次數極少。」常常一個月才能飛到一到兩次,在這樣的生活環境,飛行手感的養成需要更久,一年一千小時的飛行時數真的不能代表什麼,可能真正的落地次數少於二十個。相較之下,一開始去其他機隊反而是好事。第一是因為飛得多,所以飛行技術會進步神速;第二是因為班表很差,所有也習慣了一個月“二十張”班表變更或是一個月只休“七天”的生活,等到之後轉回B777機隊的時候,會發現根本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

 

A321機隊的班表,是全公司最辛苦的一個機隊,除了休假少沒有生活品質之外,還有就是飛的航點太多,日本韓國、大陸港澳、東南亞所有的機場加起來一共四十幾個。「太太常常問我明天要飛哪一個國家,」華勒斯笑稱,「我總是要先想個十秒鐘後,才能回答她。」每天去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機場,對飛行員而言是很大的挑戰,有些機場可能好幾個月才會飛到一次、有些機場有特殊規定與要求,每次飛之前都要再重新複習和喚起回憶,才能確保飛行安全。

飛過的機場

「由簡入繁難,由繁入簡易。」華勒斯說,「這就是我自己深刻的體會。」一開始的運氣也許不好,只能去貨機機隊,經歷五年的不穩定的生活方式;之後有幸到短程機隊升訓,卻又是飛行技術的一大考驗。但也因為這樣的環境之下,讓他在一開始就強迫去接受這樣的飛行人生,和提早適應飛行工作不為人道的辛苦面,也因此讓他覺得苦盡甘來的滋味特別甜美。

 

嚴格訓練的成果

「A321機隊所學到的訓練,讓我在之後的轉訓過程非常順利。」他說,「第一是膽量信心,」特別是有特殊進場方式的機場,例如台北松山28跑道。因為天氣地障、公司規定與有限油料的威脅下,從一開始的畏懼,到後來能夠更有自信的順利完成落地。「第二是飛行技術,」他說,剛完訓的第一年就遇到四次颱風天的飛行任務,每次在最後進場階段和狂風暴雨拼搏後,平安順利降落,都不知道腦中的細胞死了多少,腎上腺素噴了多少,但也因此讓他飛行技術變得更好。

 

「第三是機長思維,」在飛往澳門機場因低能見度的轉降後,華勒斯更能善用機長思維計畫下一步,特別是在面對惡劣天氣的時候,如何在安全無虞的限制內,少輸為贏,是他覺得最難的飛行課題。「第四是知識經驗,」飛行知識包羅萬象,包括:民航法規、飛機系統、航空天氣等等,在他當機長之後,每趟飛行都必須將這些知識融會貫通後實際應用,而這些知識都是華勒斯在做最後決策時,背後支持他最大的力量,特別是飛長程航線時,身為機長要能夠第一時間想到如何引用法規,再根據過往的經驗,與組員溝通協調後做出決定。

 

成就與回報

華勒斯一開始在其他機隊慢慢成長進步,做好準備等待公司機隊急速擴張的時候,搭上順風列車,抓住機會完成令人稱羨的廣體客機的機長。「航空業受經濟景氣的影響甚巨,起伏變化很大。」他說,「和天氣變化一樣,今天是晴空無雲,明天可能就是狂風暴雨。」航空業在經歷過911、SARS和雷曼兄弟次貸風暴的危機後,依舊屹立不搖,華勒斯從沒想過如今的他可以在十年內就成為機長,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他記得,在升訓之前有資深機長曾和他說過,不要一味的羨慕或嫉妒別人的成就,最重要的是自己有沒有做好準備?在機會來臨時,才能把握住。

4960987

飛行工作不能只有侷限在目前安逸舒適的狀態,而不轉換跑道或追求進步。「離開舒適圈,是最難的決定。」他說,「一旦決定了,就要全力以赴,讓自己能順利達成目標。」華勒斯曾經也想過,先待在短程機隊就好,等到女兒長大後再轉換跑道,但是考慮到為了有更好的生活品質,決定先申請轉訓到B777機隊,加上目前是公司最缺機長的時候,如果現在不來,也許將來大門關上後就不一定有機會了。

 

「我真的很幸運,升訓過程非常順遂。」他謙虛地說,「並不是我表現的非常優秀,而是因為在這個時機點,公司機隊規模急速擴張,人力不足的原因。」回想十年前根本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要符合機長候選人的資格至少需要等待十年以上,飛時超過一萬小時,還必須通過嚴格的口試甄選,才有機會獲得機長訓練的資格。因此,華勒斯非常感謝上輩子累積來的福報並珍惜公司給他這樣的機會,在每次的機隊轉訓都戰戰兢兢、努力學習成為一個稱職的機長。

 

華勒斯完成了飛行夢想的最後一塊拼圖,接下來就是回報的時刻,鼓勵與幫助更多人完成夢想。追求夢想的過程,充滿挑戰與挫折,有些人可以順利通過考驗,有些人卻跌跌撞撞,經過好幾次考驗才能成功。「飛行需要天分,也需要運氣。」他坦言,「有飛行夢想的人,我希望他們都能順利完成。」航空公司飛行訓練過程非常嚴苛,失敗是常發生的事,但絕對不能因為一時的失敗或挫折就灰心喪志,也不要因為別人的潑冷水就打退堂鼓,因為真正會澆熄夢想的人,不是別人,只有自己。「年輕時培養自己的興趣,目標鎖定,趁早去追求夢想,」華勒斯說,「然後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不輕言放棄,不停止進步,不斷學習成長,直到夢想成真的那一天。」

4477767

冀望未來的目標

華勒斯記得,曾經有機長和他說過,飛行員一生最大的三個挑戰,第一是「放單飛(Solo)」的考驗,因為代表了他長出來翅膀,有能力駕馭飛機在天空翱翔。第二是「擔任第一次機長(Pilot In Command)」的任務,因為代表得到航空公司的信任,放心地將飛機與乘客的安全交給他。第三是「六十五歲退休時,身體依舊健康,沒有任何的飛安事故」的紀錄,代表這三十幾年的飛行都非常安全,也沒有因為生活作息不正常而讓健康亮紅燈。

 

第三個挑戰是最後一個也是最困難的一個挑戰,因為有太多機長因為身體健康出狀況而停飛,甚至是生病而過世。年輕的時候也許不會有感覺,但是長時間工作壓力加上生活作息不正常,對身體都是傷害,到年紀大的時候身體健康狀況就會漸漸浮現,所有若能在退休之後依舊保持健康的身體,是華勒斯認為最大的挑戰。「規律運動加上適時抒發壓力,」他說,「是維持健康的不二法門。」身體健康是無價的寶藏,未來華勒斯會朝這個目標努力,同時也會期許自己成為更好的機長。

 

 

後記

經過三年在三二一機隊的飛行後,我決定要轉換機隊生活,改變想法的原因除了長班生活的班表較輕鬆外,最大的原因是現在七七七機隊最需要人力(特別是機長)的時機,也許過了幾年後,這個機會就消失了。我把機隊轉訓的過程寫成華勒斯的故事,同時也期待自己在新的機隊能夠更進步,並且保持健康的身體直到退休。

 

特別要給在三二一機隊的機師們最高的崇敬,是目前全公司裡班表最操、飛機最難飛、壓力最大的機隊,雖然不需要熬夜、調整時差,但每趟飛行所花的時間與精神都遠大於長程機隊;雖然可以每天回家,但每次回到家後的疲憊程度都超過長程機隊。在這樣的環境下,還願意繼續留在三二一機隊的機師,真的讓我由衷的敬佩,也謝謝你們無怨的付出。

 

最後是給有飛行夢想的朋友鼓勵,即使時空環境已經不同,報考機師的人數變多,競爭也變的激烈,但是一定不要因為擔心無法入取航空公司的窄門就躊躇不前,因為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成功,並且希望你們在往後的飛行訓練過程中,不管有多艱難都要堅持下去。加油!祝福大家。

18 Responses to 飛行夢想的最後一塊拼圖

  1. fc8685 says:

    頭香!
    好久沒看到新文章了,這篇一樣超讚的!

  2. Kevin Liu says:

    最近機長的文章中總是充滿驚喜 感覺換A321才沒多久以前的事情 真沒想到這麼快就改飛 77W 了 很期待有天可以讀到機長對於您飛過的機種作比較分析 搞不好下一篇就看您改飛B787 印象中兩款機種是common type rating

  3. Anthony says:

    機長好,
    在去年發現您的網站後,拜讀了所有的文章,文中您對飛行秉持的熱忱與謙虛的態度令我獲益良多。我正在紐西蘭的梅西大學學飛,一直以來都以台灣的航空公司為目標。有鑑於近年台灣的自訓錄取率極低,我在學科及飛行上總是加倍努力,也保持著班上第一的表現。但是信心有時還是不免動搖,深怕自己畢業後回台灣會無法脫穎而出而淪為流浪機師。最近捷星航空的紐西蘭分公司有釋出一個直接能銜接到Q300的FO計畫給梅西的頂尖學生,我非常躊躇是否該接受此offer。這個工作不但綁約五年,而且與台灣機師的工作性質大相逕庭,但是相比台灣的公司卻有就業保障。這段時間以來內心非常的掙扎阿!今天讀了您最新的文章,看到您的努力及對夢想的堅持,我決定畢業後回去台灣一搏。選了夢想就要對自己負責,是吧?從今而後我將加倍努力,真心期望有和機長您共同執飛的一天!
    請問您認識Peter或Jessica教官嗎?他們也是A321的機長們,同為梅西畢業。純屬好奇!

    • jjwallace84 says:

      Dear Anthony
      很高興你能有自己的想法,真的很棒。沒錯,既然決定了就全力以赴,勇往直前。也祝福你一切順利。
      我應該認識Peter機長,Jessica則還沒有機會一起飛到唷。

  4. Wayne says:

    不枉費等了好久,果然又是篇讓我獲益良多的好文!
    一直以為最操的是ATR機隊,沒想到竟然是321!
    不過航空公司沒有要求說一個機隊轉訓後最少要待多久嗎?
    每次轉訓是不是都要再加長合約?
    真的謝謝機長您的分享!

  5. CHE YUEH says:

    Hi學長,
    謝謝你今晚給我了很多寶貴的意見,
    身為學弟的我會更努力去實踐自己的夢想,
    我們未來約在三萬呎高空見面吧!

  6. lisutim says:

    謝謝你的心路歷程
    給予我極大的動力去實踐我曾經覺得遙不可及的遠方
    也祝福你可以順利的走到第三關
    祝 身體健康 闔家平安

  7. 想想飛 says:

    機長您好,從大學就有拜讀您的文章,轉眼間也有超過5年了,之前您寫過松山機場28跑道的文章,當時還看不太懂,直到自己現在在松山機場負責空勤總隊直升機的維修才了解松山28跑道的挑戰,另外也恭喜您成為777的機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